如何避免四阶O特

为什么有O特?

O特真是好东西,如果PK时我跟王总同时开始做O特,那我基本赢了。

首先看看O特是怎么出现的。四阶的O特对应到五阶,就是一组翼棱对换。

至于一组翼棱怎么会对换,这个问题就复杂了。之前和一些大佬在最少步交流群讨论过,学习了很多姿势。

由于四阶是去掉了一些块的五阶,先看看五阶。五阶有以下几种块:棱,角,翼棱,中心棱,中心角,中心。对比一下三阶,有三种块:棱,角,中心。这三个块的奇偶状态(两两交换的次数)加起来肯定是偶数。虽然中心也要计算,但是一般来说是固定了中心来考虑的,所以三盲中,棱角的编码加起来一定是偶数。

五阶也是一样的,6种块的奇偶加起来是偶数。固定中心之后就是五种块,不过这些块也包含着一定的绑定关系。比如五阶的棱和角的奇偶加起来也是偶数,中心棱、中心角和翼棱加起来也是偶数。至于更多的绑定关系就触及到我的知识盲区了。

所以,翼棱是可以有一组对换的,同时中心棱/角也会多出来一组对换。五盲中如果先做棱,最后一组翼棱的奇偶必须要在中心之后做就是这个道理。因为不存在单独换翼棱的公式,那个公式会动中心。

四阶没有中心棱,没有棱。因此,角块可以出现一组对换,翼棱也可以。所以O特就这么出现了。

理论原因就到这里,现在从操作层面说说出现O特的原因。废话不多说,直接举例子。

打乱:Rw R’

状态如图

这个打乱,如果按照正常的思路(以还原绿色中心为例)U2 Rw U2 Rw‘来还原四个中心,那将有四个Rw和四个Rw’,中心转动是偶数。然后降阶后你将发现,有O特。

这是因为,打乱的中层转动(Rw层)是奇数,而还原时的转动是偶数。这里的转动次数计算方法是QTM,Rw算一步,Rw2之类的步骤都算两步。

如果是复杂的打乱,原理相同。解法的中层QTM奇偶要和打乱一致,否则就有O特。

那么怎么判断打乱是不是偶数个中层QTM呢?

四阶要判断中层QTM数量,直接数棱块循环数是奇还是偶就行了,棱块最后有一组两棱对换=奇数中层QTM,没有两棱对换=偶数中层QTM。接下来的还原,如果最终中层QTM和打乱不一致,O特就会出现。不过实际上,做完前三个中心有没有O特就已经确定了。

由于目前大部分魔友方法是yau,接下来以yau作为实际举例的方法。

yau的步骤:前二中心,前三棱,后四中心,第四棱,后八棱。最后一步三阶部分并不属于四阶范畴,不考虑。

后两步的所有关于中层操作都是偶数次QTM。后八棱做323还是62,第四棱横着做还是竖着做,先并棱再归位还是先错开再放棱,都是偶数次QTM。前两步,每一步都充满了不确定性,没有哪一步可以决定最后的O特。

所以O特最终确定的步骤是第三步:后四中心。后四中心的第一个中心,解决方案并非唯一,出现奇数次还是偶数次QTM都是不定的。之后三个中心,无论怎么发挥,中层操作的QTM都是确定的。

因此得出结论,在yau中,做完前二中心+前三棱+第三个中心,有没有O特就确定下来了。

还有另一种还原方法,hoya。鉴于部分魔友不了解这个方法,先科普一下。

Hoya法由韩国魔友Jong-Ho Jeong发明,适用于高阶,四五阶尤为出色。步骤为:四个中心(底色+三个相邻颜色),前三棱,第四棱+后二中心,后八。和yau的步骤略有不同,不过依然是第三个中心后确定parity。

限于篇幅不再对Hoya法的每个步骤进行分析。提醒一点,Hoya的前三棱的QTM也是偶数,大家尝试一下Hoya法就能发现这一点。

看完“前三个中心确定O特”的结论,不考虑观察,似乎强跳O特也没那么难了。操作上只需要注意下QTM的数量,并在第三个中心(yau和hoya都是这一步)做出调整就可以了。真的有这种操作?

如何避免O特?

结论前置

四盲两分钟的Cale Schoon 发现的方法,大家看看就行了,原因稍后说明。

操作方法

上文说到只要前三中心之前的中层转动QTM数和读码的奇偶保持一致,就可以跳O特。

Yau:需要在做完三个中心之前数中层转动的次数。前二中心、前三棱要一直数中层的QTM是多少。前二中心可以简化,理想状态8秒读完棱(1秒读三个棱),剩下7秒预判前二中心(Kevin Costello III可以全预判前二中心),预判过程中数出前二中心的中层QTM数量,接下来只有前三棱需要注意了。

第三个中心(后四的第一个中心)做法多种多样,如果实在不会控可以先做好第三个中心放在F面,再做个Rw U2 Rw U2 Rw‘。

当然,这都是理想状态。

Hoya:相对简单,因为Hoya做完一组非底色中心+第三个中心就确定了O特。只需要一开始注意下就行了。

降阶(84或11111111112):同Hoya

难度分析

如果想在WCA比赛中运用,需要遵守规则:观察15秒。15秒读完四阶24个棱的奇偶,可能吗?四盲两分钟的Cale Schoon 可以,读完他还能扫一眼中心怎么做。另外他用的是hoya。

我询问了一些国内的高手,他们表示太难了。因为四盲太容易出现小循环,一组小循环看不到就gg了,而且找小循环在哪里也浪费了很多时间。

那么,至少四盲4分钟内,才有可能运用这种方法(by盲拧大佬)。

结语

目前世界上有谁四盲四分钟内而且四阶有世界级水平呢?有两位,Bill Wang和Feliks Zemdegs,印度尼西亚的Vincent Hartanto Utomo 四盲4分52,勉强算上。我猜这几位并不会浪费时间研究这个新技术,毕竟这个技术离成熟还差得远。

在现有的条件下, 只能优化O特+OLL的公式手法。